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柳岸花明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柳岸?路】驢籠嘴(散文)

精品 【柳岸?路】驢籠嘴(散文)


作者:醉里清風 秀才,2983.45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561發表時間:2020-01-08 10:17:55

【柳岸?路】驢籠嘴(散文)
   驢在我們村受的委屈最多,出門由韁繩牽著,推磨時蒙著眼睛,耕地時綁著套具,馱東西時架著鞍具。不論干啥,驢都要帶上籠嘴,好像它知道很多秘密。但它要干最多的活,春種秋收,忙時拉犁,閑時推磨,離了它日子就沒法轉了。我的村莊是驢從時光深處拉出來的,除了毛驢,好像沒有哪種牲口能夠拉動這座貧瘠的村落。
   驢籠嘴能管住驢的嘴,沒籠嘴的時候,驢經常給主人惹出麻煩。村里有一句俗語:“刮鍋和驢叫聲——都是噪音”這是驢在村子里給自己掙到的壞名聲。一頭驢叫,全村的驢都跟著叫起來,村莊里里外外就沒其他生命什么事了。驢是一種極度專注的牲口,叫起來就只顧著叫,站在原地邊拉邊叫,有時候拉下來的驢糞蛋已經涼了,它還在原地伸著脖子嘶叫。還有一件事,我們村的驢都吃干草,莊稼的秸稈,用鍘草機鍘成節,填到驢槽里。驢沒見過青草,出了圈門就饞得走不動道,忘記干活。即使干著活,看到一株草,驢也會徑直奔過去,地被拉得橫七豎八。有時候走到別人家田畔,扯一口莊稼,被這家婦女看到,祖宗十八代都能讓她從地底下罵出來。驢要是戴著籠嘴,它知道這兩件事它都干不成了,只能乖乖地干自己該干的事。
   一頭驢在主人心中的地位可以從籠嘴上看出來。地位高點的驢,鐵制的籠嘴,磨得锃锃發亮,太陽下閃著光;地位一般的驢,生銹的鐵絲綁幾個圈,套在驢嘴上就成了籠嘴;地位最低的驢,冰草根隨便搓幾根繩,編成驢嘴一樣大小的框,掛在驢頭上就成了籠嘴。驢不知道套在嘴上的東西流露著主人的情感,出了圈門就鉚足勁兒干活。
   有時候,在鄉間阡陌上,看到莊稼人和一頭驢并排走著,驢沒帶籠嘴,莊稼人也沒拉韁繩,說明這頭驢在村子里活出了面子。不帶籠嘴是人給驢的面子。其實,驢的面子是自己掙的,并不是莊稼人給的。時間能把驢的性子磨平,也能把籠嘴磨掉,一頭驢能活到掉了籠嘴,那說明它已經不需要籠嘴了,它也活老了。驢和人一樣,老了就性子穩了,管不住嘴的只是那些年輕的驢。
   一頭老驢在村里活出了經驗,就不太需要多么牢靠的籠嘴,主人一個眼神一聲吆喝,它就知道該干什么。這樣的驢在村子里并不多,很多驢還沒走完自己的一生,就累死在半道上了,籠嘴被主人套在另一頭驢的嘴上。驢與驢之間的傳承就靠籠嘴來完成。剛戴上籠嘴的驢,不想受人的束縛,蹦子跳得老高,被主人狠狠地抽幾鞭子,皮肉上滲出血,只能認慫。驢勁再大,也大不過人。要想在村莊里活得久一點,就要戴好自己的籠嘴。兩頭陌生的驢見面,交頭接耳,竊竊私語,我懷疑它們就在說這事。
   驢是村莊里的生物,籠嘴也就變成了村莊里的物件。我知道驢不是一種聰明的動物,腦子里一根筋,不會拐彎。驢除了叫什么也不會。它們看見人不會逃跑,就被套上籠嘴。驢在村莊里離不開人,人也離不開驢。我之前就說過,換種角度看,人和驢是村莊里兩種相依為命的生物,籠嘴是他們之間交流思想的紐帶。
  
   二
   我家有兩個籠嘴,是兩頭驢用過的。第一頭驢我記不起來,聽父親說是一頭小黑公驢,年輕的時候不老實,戴了幾年籠嘴變老實了。它耕了很多年地,病死了。父親把它的籠嘴掛在草房墻上,再沒給其他的驢用過,現在還在墻上掛著。第二頭是一頭灰母驢,性子溫和了一輩子,直到我十歲左右,耕不動地,被父親賣了。賣的那天,驢沒有反抗,眼睛里流出了悲傷,我看見了。父親也把它的籠嘴掛在草房墻上,沒給其他的驢用。再后來,父親耕地不用驢,用騾子。騾子耕地不用籠嘴,用嚼子。但那兩個驢籠嘴依舊掛在墻上,父親沒打算把它們扔掉。
   母親的溫暖沒有全部給我,她給驢留了一部分,從籠嘴上可以看出來?;\嘴原是鎮子上買來的。祖父手里的老籠嘴銹透了,已經用不成,被父親堵了水窖眼,轉身變成另一個物件?;\嘴剛買來的時候閃著寒光,冬天里拿在手里能把手沾在上面。母親拿在手里仔細端詳,找來布條仔細纏繞,每一根鐵絲纏得扎扎實實。起初,我以為母親害怕籠嘴生銹,扛不住年成。后來有一年冬天,我和二哥去暖泉飲驢,二哥家的驢籠嘴沒有纏布條,剛套上驢嘴,籠嘴就沾在嘴唇上,等取下時,驢嘴出血。此時,我想到了母親的睿智,驢在我們家也活出了幸福。
   沒驢的那幾年,我經常借用它們的籠嘴。我家的驢籠嘴和我的頭一樣大,我經常把它戴在頭上,這樣打土仗的時候就不怕被土塊砸傷。啟蒙是電視里看過的鬼子進村,狡猾的小鬼子戴一頂鋼盔,力道軟的子彈打到鋼盔上“嘣”一聲彈走了,中國人因此吃了不少虧。我環顧四周,沒有鋼盔,只有一頂用舊的驢籠嘴。這是一個不小的發明,貴旺看了干瞪眼,但也沒辦法,誰叫他家養了一頭大嘴驢。
   試想一下這個場面:一群鄉間兒童趴在土坡上相互攻防,土塊扔得你來我往。我沖在最前面,低著頭迎上去,驢籠嘴牢靠結實,土塊砸在頭上開了花,歡樂也在空氣中開了花。我經常是勝利的一方,端坐在樹杈上享受勝利的歡愉。貴旺不同,他此時看起來有些灰頭土臉,鼻涕掉得老長,嘴被土塊砸中,腫得像驢嘴一樣。我在想,幾十年前的中國人如果都能像我一樣戴一頂驢籠嘴,是不是能把鬼子趕出村?幼稚了,他們村有驢嗎?
   我在村子里干過幾件大事:耕地、拉車、放驢,這幾件事都和驢有關系。耕地和拉車時,我把著驢籠嘴,給出力的驢一條明確的行走軌跡。放驢時不一樣,驢自由了,可以自由奔跑。自由有個限度,它不能跳出我給它劃的圈,出了圈,就得接受懲罰。沒人見過放驢時給驢戴籠的,我在我們村開創了先河。驢不聽話,擾了我的玩性,戴籠嘴是對它的懲罰。我經常把驢越放越瘦,驢對我早已經恨之入骨。
  
   三
   驢在村莊里沒有籠嘴就活不下去。一般來說,村莊里人最多,但我們村除外,驢最多。有一段時間,我們村的驢販子多得出了名,外村人不把我們村的人叫莊稼人,稱他們為“搗驢勾子的人”,在我十歲之前,見過的驢比見過的人還多。一頭又一頭的驢涌進村莊,它們都沒有籠嘴,成群結隊地走,靠一頭戴籠嘴的耕驢領路。這頭驢就在驢群中有了極高的地位,趾高氣昂,吼一聲,別的驢都得退兩步。在村莊里,這頭驢可以放心地奔走而不必擔心某天會被人送進屠宰場。別的驢不一樣,它們在村莊里沒有出頭之日,一個很重要的標準是:它們沒有自己的籠嘴。從這件事來看,驢在我們村受的委屈實在不能算啥。
   一個地區在選擇牲口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它的個性。草原人選擇了馬,平原人選擇了牛,而我們村選擇了驢。一種牲口的脾性決定了它要戴什么樣的套具,就像馬的嚼子,牛的環,驢的籠嘴。在鄉間,常見一驢一人,驢走在前面,人跟在后面,最后面是人和驢共同拉著的車。驢最好養活,能和莊稼人一起過日子,只要有一口干草、一個籠嘴,就把把村莊的光陰過得青青黃黃。
   驢的天性在我們村保留了下來,它性子倔,一根筋,即使戴了籠嘴還是倔。驢在拉車上坡的時候從來不后退,眼看著拉不上去,車子停到半坡不走,人和驢都鉚足了勁。這個時候,人想退,把木板車停到坡下安全的地方,驢不允許,依舊使足勁往前走。很多驢就這樣累出了肺氣腫,最后被人吃掉或是賣掉。驢籠嘴能改變驢的很多脾性,能管住驢的嘴,卻改變不了驢骨子里的倔勁。
   驢給人留下的映象就是不后退。到最后,驢籠嘴成了驢留給人的一個念想。就像我家草房里那兩個籠嘴,父親能指著它們跟我講半天故事,都是那兩頭驢在生前干過的倔事。驢走了,籠嘴還在,好像人和驢走過的那段時光還在。

共 2872 字 1 頁 首頁1
轉到
【編者按】驢籠子,我們當地這樣叫,我熟悉,但我從來沒有覺得可以寫成什么散文,清風老師的文章,以獨特的視覺關照這個物件,寫出了令我們眼前一亮的感覺。作者飽含同情心,認為驢受的委屈最多。驢籠子是因驢的嚎叫而產生,是為了防止噪音。驢籠子,還是主人情感的體現物,年老的驢,主人是給面子的,不戴驢籠子,只是那些年輕的驢有時候管不住嘴巴才戴上驢籠子。驢是通曉人性和語言的,主人一生吆喝,人是不能聽出意思來的,可驢卻知道應該怎么做,驢是聰明的。在農村,只有驢可以成為和人交流的對象。作者寫了自己家的兩個驢籠子,寫了兩頭驢,告訴我們,人的生活軌跡幾乎和驢差不多,從驢的身上,可以看到農家人的影子和生活的樣子。一個地方都有選擇動物和自己生存的意向,選牛選馬選驢,都有理由,而驢最受作者村人的喜歡,因為好養。驢的性子是什么?倔強,一根筋,盡管嘴巴上戴著驢籠子,可骨子里還是有著倔勁。驢,幾乎要絕跡了,驢走了,但驢籠子還在,驢籠子記錄著人和驢一起走過的時光。這篇散文創意很特別,文章里的驢,如果我們月底時僅僅看作是普通的動物,可能我們的理解深度就不足了。應該是一類人的形象,驢身上的那些調整和性情,正是一類人的特點,或許,倔強是一個不能被人完全認可的詞語,但作者卻充滿感情地肯定了這個特點,或許,我們的生命里,本來就不能是萬事順從,應該有自己的倔強。散文意象充沛,描寫細膩,感悟精細,蓄意豐滿。作者視覺特別,走進這樣的空間,給我們眼目一新的體驗。推薦賞讀,熟知差不多已經遺失的物件,了解驢的屬性,呵呵,歡迎以身代入?!揪庉嫞簯巡疟鳌俊窘骄庉嫴俊ぞ吠扑]202001100002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懷才抱器        2020-01-08 10:19:23
  這是一篇蓄意含蓄、風格獨特的散文,歡迎喜歡散文的朋友品讀。感謝投稿柳岸,希望精彩繼續。問候作者冬暖,謹祝筆健。
回復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醉里清風        2020-01-08 16:17:49
  感謝懷才老師的精彩按語和評論!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李湘莉        2020-01-08 11:17:58
  我們這養牛,牛拉犁時也會給牛嘴套個東西,竹篾做的,我們這叫“漏嘴”,以前糧食少的時候,怕牛吃了稻苗,會給牛戴上,后來糧食大豐收日子越來越好,牛也不用套漏嘴了,想吃就吃點,村里的人也不會罵了。清風老師的文章,真的是……什么也不說了,點贊!
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懷才抱器        2020-01-08 15:38:20
  想不到湘莉老師對農事畜類還頗有知曉啊,清風將掛在墻壁上的驢籠子寫成了美文,難得。
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李湘莉        2020-01-08 15:55:51
  回復3樓:我大概3歲左右,走路還在趔趄,站在田埂上,被一頭烈性的牛跑過來頂倒在地,橫臥田埂上,當時我媽在田里插秧,嚇傻了,以為我這下會被這頭牛踩爆肚皮了,沒想到這頭牛用前腳在我腰間挪了挪,挪不動就從我肚皮上跨過去了……真是老天保佑,不然哪還有湘莉呀!我現在還記得那一幕,我媽媽跑過來抱起我猛親。
回復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醉里清風        2020-01-08 16:13:20
  感謝兩位長輩和老師的精彩評論。說來慚愧,我年紀輕輕,經歷過的農事卻多了?,F在在西安,每到國慶節請幾天假去幫父母收玉米。父母六十多,不叫他們種不聽呀,其實一年下來最忙的還是我,家里單位兩頭跑,嘿嘿。村里機械化了,但我爸養了十幾年的騾子還在伺候著,說他舍不得賣,啥時候死了就不養了。這是念想,是人和動物的感情。其實村莊里的很多情感有些微妙,我一踏進我們村,那種感覺很強烈。驢籠嘴是昨天和我哥聊天來的靈感,也確實是真真切切經歷過的。
5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柳岸編輯部        2020-01-10 10:10:26
  佳作,已向江山精品審核組申報!
6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習之樂哉        2020-01-10 10:30:55
  看出來,清風君是有著豐厚的農耕經驗的老手,在家耕過地,牧過驢,對驢的專用物件十分熟悉,驢籠嘴,在我們魯中地區也是這種叫法,不過我們那里的驢,不如牛多,小時候我曾與清風君一樣,耕過地,牧過牛??吹角屣L君的散文《驢籠嘴》感到很親切。文筆細膩,寫的風趣幽默,反映了農村那個時代的真實生活,驢是人的伴侶,是生活的依靠。驢籠嘴讓清風君難忘鄉愁,難忘那段貧瘠的歲月。好文點贊,分享土韻!
回復6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醉里清風        2020-01-10 18:14:15
  謝謝老師閱讀鼓勵,快過年了,提前祝您新春快樂,萬事如意,身體倍兒棒,文章寫得倍兒好!
共 6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 重庆幸运农场复式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