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項梅清韻 >> 短篇 >> 現代詩歌 >> 【清韻】爬行的宿命(外四首)

精品 【清韻】爬行的宿命(外四首)


作者:田間布衣 舉人,3335.5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845發表時間:2020-01-12 21:55:08

之于螻蟻,一顆露珠
   是被塵世濾凈的夢
   向著一塊兒食物推進
  
   翻山,跨水,越過一道道坎坎
   被命運撕出毛邊的路上
   堆積著石頭和凹凸的心事
  
   當去日無多,歲月深入肌理
   一切輕于浮云。虛幻的光波爆裂
   一個符號,依靠來自上蒼的淚珠
   委入人間
  
   ◎印象雙洎河濕地公園
  
   走進雙洎河濕地公園
   就走進了
   六百多公頃的蔥郁、鮮美和清朗
   心,如同花瓣上的蝶
   用婀娜的姿態撫摸家鄉
  
   對著流水喊一聲,大地也變得清澈
   魚蝦,一不小心
   游進了樹木的倒影
   細浪漾出珍珠樣的光陰
   等待美人的撩撥
  
   我們來了又走,走了又來
   點點蹤跡,在小徑上鋪展
   芳草叢生的岸上
   眾多鳥類,把歌聲獻給雙洎河
   等著清風伸出手,再次撫摸
   一座城市萌芽的部分
  
   ◎一碗臘八粥
  
   取出精心儲存的五谷
   母親在燈下甄選,淘洗
   然后植入生活之水,讓它
   在一場醍醐灌頂的寒涼中,覺醒
  
   寒夜,被北風一點點掐短
   隔壁傳來的輾轉反側聲,卻一次次放長
   當雞叫五更,借一盞燈火
   黎明,被柴草煨出了誘人的香
  
   母親喊我乳名時,曙光剛好擠進屋來
   照著那張皺巴巴的臉
   摁住眼角的酸楚,我輕輕喊了一聲娘
   北風,在她的微笑中,矮下了三分
  
   ◎提燈的人,回到了泥爐紅火旁
  
   穿布鞋的提燈人
   經過風霜摘皮剔骨,佝僂身影
   被歲月,讀出隱忍之聲
  
   在簡陋房間里,卸下肩上負重
   泛白雙鬢,泄露了塵世的嗟呀
   不管手中之燈,今夜掛在哪家屋檐下
   這人間,都有短歡悲長
   閑來坐坐,愁來走走
  
   守著泥爐紅火,能憋住的咳嗽,不再出聲
   能摁住的傷口,找到了愈合的途徑
   只是,從黑夜到黎明
   他,還需熬上幾個時辰
  
   ◎捧瓷碗的人
  
   今夜,捧金碗的人
   與捧瓷碗的人
   從佛前領到的月光,一樣多
  
   捧金碗的人,已經入夢
   捧瓷碗的人,還蘸著月光
   在窗紙上寫信
  
   為了把他彎曲的身影吹散
   風,反復折疊
   抬頭時,他看見南飛的雁
   正追著一朵白云
  
   他用月光繼續消炎,去火
   到最后,只見明亮的人間
   不見,傷痕累累的風

共 710 字 1 頁 首頁1
轉到
【編者按】布衣老師寫低處生命的詩,層出不窮,作為一個群體,他們的夢想、努力、堅韌,以及無奈、彷徨、痛苦,盡現筆端。難得的是,詩作的切入角度并沒有重樣。由此可見,詩人感知之敏銳、思維之深邃、文筆之精湛。他總能將一些司空見慣的事物剖開,找尋到常人不曾發現的情感切入點,然后,讓意象與抒情彰顯到極致。正如香菱所言:“據我看來,詩的好處,有口中說不出來的意思,想去卻是逼真的。有似乎無理的,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。"讀老師的詩,也的確存在“眼前有景道不得”的感覺。只想,像惠子一樣,傻傻地問一句:“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?”是的,境由心造。詩人筆下豐富的意象、精彩迭出的比擬,以及虛實的轉化,使所渲染的意境,或靜謐安好、多情和諧,或凄慘蒼涼、冷酷無情。這樣,不僅便于進行酣暢淋漓的抒情,而且實現了特定環境下滿腔情懷的形象化、具體化。所以無論寫景還是寫人,都如聞其聲,如見其形,讓人讀之動情,品之落淚。佳作拜讀了,力薦賞讀,感謝老師賜玉清韻?!揪庉嫞捍喝拘戮G】【江山編輯部·精品推薦202001130004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春染新綠        2020-01-12 22:05:07
  感謝老師賜稿清韻,編輯不周處,望見諒,遙祝安好文祺
共 1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 重庆幸运农场复式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