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丁香文學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丁香】父是一座山,兒也是一座山(散文)

精品 【丁香】父是一座山,兒也是一座山(散文)


作者:笑君 秀才,2694.05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228發表時間:2020-01-14 19:31:19
摘要:塵世間,自從有了人類以來,父與子的傳承、接力,便成了永恒。

【丁香】父是一座山,兒也是一座山(散文) 塵世間,自從有了人類以來,父與子的傳承、接力,便成了永恒。
   小時候,我家住在縣委機關的大院里。那個年代,干部宿舍大多只有一間屋子,一排屋子住了很多家。我們家的屋后便是籃球場,父親年輕時也是喜歡運動的,清晨,一般都會去打一回籃球。此時,我會依在窗臺上,看父親和一幫叔叔們在奮力地拼搏。當然,我不懂籃球,只見他們都穿著背心、短褲,共同搶一個球,搶到了就往木板上釘著的鐵圈里投,覺著甚是好玩。無論是誰,只要投進了一個球,我也跟著開心,使勁地鼓掌。
   父親的個頭雖不到一米八,卻身材勻稱,在那幫人中,不太高,也不算矮。但是,父親的皮膚白晰,方臉盤,大耳朵,是很顯眼的一個人。
   每當我父親搶到了球,一個沖刺,穿過層層包圍,以干凈、利落的三步姿式跨到藍板下,一抬手投進一個球時,我不僅會鼓掌,還會大聲的叫:“爸爸,爸爸!”盡管,叫聲不清楚,不宏亮。我相信,父親是聽見了,因為,他轉過臉來,看了我一眼。
   此時此刻,父親在我的眼里,像山一樣的高大,有著不可仰視的偉岸。
   后來,父親響應國家的號召,動員母親帶著我們兄妹回故鄉,到人民公社的生產隊安家落戶。他自己,則被上級派到山區的一個人民公社,擔任黨委書記。
   父親的工作地距離我家的村子,有三十多里的路程,沒有公路,來回只能靠雙腳丈量。父親又是個工作認真負責任的人,領導一個人民公社,自然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。因此,個把月才能回家一次,還都是在星期六的晚上披著月亮到家,星期一的早晨又伴著星星回到了他的工作崗位上。
   不用說,父親關心母親,擔心她吃不了種田、操持家務的苦。但是,即便他回來了,也只能做些零零碎碎的事,無法減輕母親的壓力。父親對母親的關懷,也只能埋在心底里。
   那時,生產隊的集體勞動是熱火朝天,政治活動也是積極向上的??墒?,我們生產隊沒有幾個讀書人,無法完成上級布置的各種任務。比如:政治學習、生產計劃、墻報等。
   生產隊長是我二伯,他好像知道父親什么時候回來。每當父親回來的晚上,二伯,還有其他的幾位伯伯、叔叔、兄弟們,便會不約而同的,先后來到我家。
   我家的堂屋是三間房子,全敞開著,中間的一間應該算是正廳,靠后墻放著一張高高的書案,墻面上掛著毛主席的彩色畫像,兩邊的對聯是:跟共產黨走,聽毛主席話。一張大方桌擺在正廳中央,靠上是兩把帶有靠背的木椅子。桌子的左右兩邊,是兩條很長的大板凳。
   晚飯后,父親便端上茶杯,在方桌上方靠右邊的那把木椅子上坐下來,眼晴看著大門,以及大門之外,像是等著誰似的。
   母親先是端來一盞煤油燈,放在大桌子的中間。這盞燈,平時就放在書案上,不隨便用。燈窧擦得雪亮,燈盞里也己經加滿了油。接著,母親便將泡好的一壺茶,還有幾個茶杯,放在父親的面前。然后,母親便去做她自己的事了,沒有特別的情況,一般是不會出來的。
   時間不久,先是我二伯來了。父親欠一下身,算是迎接,隨手給二伯倒上一杯茶。二伯也不客氣,在桌子的右邊,靠近父親的大板凳上坐下來,喝上一口茶,眼晴也向大門以及大門之外看著。
   再過不大一會兒的功夫,要么是我大伯來了,要么是我的四叔或五叔來了。
   大伯來了,父親也欠一下身。大伯則在父親左邊的那把木椅子上坐下來,父親也隨手給大伯倒上一杯茶。而大伯呢,卻不急著喝,端在手里,看看,聞聞,感覺差不多了,才小小的喝上一口,像是舍不得似的,不能幾口就喝完了。
   四叔、五叔來了,父親不再欠身,只是忙著給他們二位倒茶。四叔會在大桌左邊的大板凳上坐下來,也是看看面前的茶,不急著喝。五叔自然而然的挨著二伯,坐在大桌右邊的大板凳上。五叔一坐下,端起茶杯,就會猛地喝上一口。放下茶杯,嘴里卻在不停地嚼著茶葉。
   給各位倒好了茶,父親依舊坐下,跟大伯兩個人都不約而同的將兩只手攏到了衣袖里,端坐著,就像兩尊菩薩。
   這時,二伯開口了,說:“昨天,你們不曉得吧,長浪堰里泛出了好幾條魚。乖乖,至少有五尺長?!闭f著,還朝屋頂展開雙臂,比劃了一下,好像就是他兩個手臂伸出來的長度。
   “啊喲?!蔽迨褰硬缌?,說:“我前幾天就看見了??磥?,去年放的魚苗,長得不錯?!蔽迨迨巧a隊的會計,說話講究來龍去脈。
   父親和大伯笑了笑,也點了點,算是認可了二伯和五叔的話。四叔只顧喝茶,沒有任何反應。
   這時,又來了兩個人。一位是我們四爺爺家的老大,我們稱之為Y大伯。還有一位是我們六爺爺家的老大,我們稱之為X大伯。
   父親又是欠了一下身,隨手倒起茶來了。四叔和五叔也主動站起來讓位子,Y大伯坐到我四叔的位子上,X大伯便坐到我五叔的位子。四叔順位坐在Y大伯的下手,五叔則走到東側窗戶下拿起一條板凳,沿著二伯和X大伯坐著的那條板凳放下,坐上了。但是,他只坐在靠近大桌子的那一頭,讓另一頭空著。
   Y大伯跟我大伯差不多大,一樣的老實厚道,不喜歡多說話。而X大伯呢,跟我二伯同齡,還認識幾個字,見識也多一點,是個健談的人。
   X大伯的屁股還未坐穩,就開腔了:“老二?!边@是叫我二伯呢,眼晴也不看其他人。說:“聽說大隊要來檢查政治學習,是真的嗎?”
   二伯點點頭,答道:“是的,重點要看墻報?!庇洲D臉對著X大伯,說:“哎,上次搞的墻報壞了沒?”
   X大伯說:“壞了,全壞了。所以,我才跟你講嘛?!?br />   二伯沒說話,卻把目光轉向我父親。父親也沒說話,到笑了笑,像是早就知道了,并且有了某種承諾似的。
   這時,又陸續地來了幾個人,都是我的堂兄們。他們進屋后,不用誰說什么,也無須誰做安排。一位坐在我五叔空出來的板凳一頭,其他人便自動的從兩側的窗戶底下拿來板凳,放到屋里有空著的地方,坐下了。他們像是來參加會議的,又像是來接受訓話的,還像是來聽消息的。但是,都靜靜的,不發出一點聲音。
   接著,人會不斷地來,直至屋子里坐得滿滿的,放不下板凳,進不來了,才作罷。
   父親和他的這些兄弟子侄們,就這樣坐著,聊著。他們的話題,無非就是家常里短,生產隊里的活計,等等。而說話最多的,是各位兄弟們,父親幾乎是不說話的,只是靜靜的聽。偶爾,插上一兩句,完全是為了調節場上的聊天態勢。
   然而,無形中,父親成了兄弟子侄們的中心。甚至,是一個家族的家長了。
   一般情況下,人多到滿屋子的時候,母親和我們兄妹也都睡下了。少年的我,總是好奇,經常便依在房門旁,偷看、偷聽。但是,他們的話題,我聽得模模糊糊,似懂非懂,不太感興趣,便也睡覺去了。
   他們這樣的聊天,到底聊到了什么時候,我不清楚。第二天,只見被父親重新放到書案上的煤油燈,燈盞里的油己全部耗完了。
   天一亮,父親就起床了。吃過早餐,便又提著包,如同上班似的,到X大伯家去了。
   X大伯就一個女兒,家里人不多,卻也住著五間的屋子。他雖不是生產隊的干部,但為人敞亮、豪氣。生產隊開會、學習在他家,政治、文化園地的專欄也設在他家。無疑,他家成了生產隊的政治、文化中心。
   父親來X大伯家,X大伯像是早就知道了似的,將正廳的大方桌清理得干干凈凈,把放在臥室里自己用的一把帶靠背的木椅子擺在桌旁。還特意生了爐子,燒了兩瓶開水,備了茶葉、茶杯等等。而他自己和大伯母,吃過早飯,就下地干活去了。
   父親是公社黨委書記,還在縣里做過宣傳工作。對于基層的政治、文化等事宜,是太熟悉了。父親就坐在X大伯的椅子上,鋪開白光紙,拿起毛筆,不用先起稿子,就直接寫了起來。一個上午,除了喝水,沒有挪窩,一下子就寫出了好幾篇文章。下午,X大伯用小麥粉熬了一大碗漿糊,父親將他寫好的文章一一貼在墻上。
   傍晚時分,我溜到X大伯家。在我的眼中,大半個山墻,被貼成了一個完整的檣報版面。雖然,只有四周的邊是用紅紙貼的,文章用紙全是一色的白。文章的標題,也有用紅筆寫的。還有,文章與文章之間,或用虛線,或用波浪線等,進行了分隔,顯得醒目、清爽。文章末尾的空白處,貼著從報紙上剪下來的圖片,讓整個版面趣味盎然。
   我只是個小學生,認識不了多少字。有一個版塊的標題是:“庒稼一枝花,全靠肥當家”。我是認識的,即便,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可能夠感覺得到,一定與種田有關。
   父親忙完了。穿著一件白襯衣,雙手掐著腰,認真地閱讀著他自己寫的文章,似欣賞,又似思考??傊?,他臉上的顏色,暖洋洋的,有些興奮與開心。
   我站在父親的身后,感覺父親不僅高大,還像太陽一樣的明亮。
   光陰似箭,日月如梭。一轉眼,我已長大成人,參加了工作,結婚生子,也成了做父親的人。就在我還沉迷于紅塵搏擊的惆悵與歡快之時,父親卻退休了。
   這時,我面對的父親己是兩鬢蒼白,身材不再魁梧,似乎矮了許多,感覺己沒有了高山的意韻。原來的那座山,只能浸潤在我的心里。也就在這一時期,我的兒子,大學畢業了。
   在我的眼中,兒子根本就是個小不點。三歲,我背著他上幼兒園;七歲,我騎著自行車送他上小學;十三歲,我跟在后面,陪著他上中學;十七歲,我背著行囊,將他送進了大學……
   一路走來,我沒有感覺到艱辛,看到的都是收獲。兒子大學畢業后,在社會上闖蕩了一段時間,閱讀了許多家里、學校里沒有的知識,有了感悟與心得,便備考國家公務員,且考中了。
   即便有了正式工作,兒子也沒有停止腳步,還在不懈地追求著進步。第二年,又以第一名的成績,成為上一級領導機構的選調人員。最令人鼓舞的是,在其后的兩年里,以工作業績優異,考核名次超前,讓職位獲得了提升。而且,這時的兒子,才剛過了而立之年。
   如今,我己過了花甲之齡,退休在家,唯一能做的事情,就是當“研究孫”,領著兩個寶貝孫子瘋玩。
   有一天,太太在上老年大學的路上,被一個愣頭青的車給撞了,導致半邊身體的胳膊、腿骨折,不能走路了??墒?,要去醫院檢查,上下樓怎么辦呢?雖然,還有另一條腿,能架著拐仗??墒?,上下樓依舊不行。我試著扶她,根本挪不動步子。我又試著背她,呵呵,真的是一歲年紀一歲人呢,居然背不動。就是背著了,也無法下樓,更別說上樓了。
   沒辦法,只得把兒子叫了回來。不是說:養兒防老嗎!大概就是在父母需要時,讓兒子站出來的意思吧。
   兒子的個頭,比我和他爺爺都高些,也富態些。但是,文質彬彬,白白凈凈,完全一副書生的模樣。兒子來了,我有些后悔:能背得動他的媽媽嗎?
   年輕就是好。媽媽才將身體站直,他稍一彎腰,就駝到了背上,沒有停留,趨步即走,呼呼地下樓去了。我在后面跟著,想扶一把,為他減輕些、分擔些。我的一切行為,都是徒勞的。
   從醫院回來,是上樓。我真的很擔心,他會背不上去。就是背上去了,也一定是累壞了。不曾想,待他媽媽從車上挪下來,站穩了。他俯下身去,讓媽媽在背上扶牢了,便輕輕地起身,有力地邁步,一步一個臺階,穩穩當當,沒有停留,沒有喘息,既踏實,又鏗鏘,一鼓作氣地登上了四樓。
   我跟在兒子的身后,仰視著他的背影,感受到的是一種力量,是超越了我和他爺爺的力量。
   瞬間,我的思緒回到了幾十年前。我看到過父親年輕時的英武之驅,也看到了父親暮年時的老邁。我也是從年輕的時代走過來的,不知道,在父親的眼中,我是什么模樣;在兒子的心里,我又是什么形象!
   現在,我眼中看到的,既是我的兒子,也是一座山,是一座再次聳立起來的大山。
  
   2019年12月13日寫于合肥翡翠湖畔
  
  
  

共 4398 字 1 頁 首頁1
轉到
【編者按】笑君老師的散文《父是一座山,兒也是一座山》主題明確,敘述了三代人的薪火傳承,事業興旺。父親壯年時像一座大山,“是兄弟子侄們的中心”,是一族之長。父親不僅高大,還像太陽一樣明亮。我長大成人結婚生子,父親卻退休了。他兩鬢蒼白,不再魁梧。我已過花甲之年,兒子的個頭比爺爺爸爸都高,而立之年已考上公務員,在一次太太骨折進醫院時,兒子毫不費力地背媽媽上下樓梯,我跟在他后面,仰視著他的背影,感受到一種像大山一樣的力量,超越了他爺爺和爸爸。這不僅是血脈的傳承,更是棟梁的更替,時代的發展。文意深厚,涵義深刻,情節推進有水到渠成效果。老師文筆了得,語言樸實自然,刻畫人物個性鮮明。力薦佳作共賞,謝謝老師分享美文。祝創作愉快,新年吉祥!【丁香編輯 晚秋楓葉】【江山編輯部·精品推薦202001170003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晚秋楓葉        2020-01-14 19:38:59
  謝謝笑君老師賜稿丁香,文章優美有內涵,細細品味,更覺意味深長。時間水平有限,編按有不到之處,萬望海涵!遙祝新春快樂!
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粉紅蓮秀        2020-01-17 23:02:23
  祝賀笑君老師,作品摘精,感謝老師投稿丁香,支持丁香。微笑敬茶。
做過生意的讀書人!誰的江山,百媚千嬌?誰的世界,各領風騷?
共 2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 重庆幸运农场复式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