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淡雅曉荷 >> 短篇 >> 情感小說 >> 【曉荷·人世間】最后的海灘(小說)

編輯推薦 【曉荷·人世間】最后的海灘(小說)


作者:一棵艾蒿 布衣,254.45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1535發表時間:2020-01-14 21:24:01


   老人經常站在海灘上,向里面瞭望。里面有一個海灣,她是看那個海灣的。她把手平展在眉頭上,給眼睛搭個棚。有一段時間,她不想去看海灣,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,不想看,不想看又看上了。她不習慣自己這樣,她這么做只是因為習慣了才這樣的。只要是站在這海灘向里面瞭望,她就覺得有什么東西從里面蹦跳出來。有時候是魚,一條鲅魚,或一條梭魚。有時候什么也不是,但老人固執地認為,有什么東西會從里面蹦跳出來。
   老人想看的更遠。她想把時光看透,把幾十年來走過的路看透??墒?,她就這么看著,怎么也看不透。背后的日頭把她的影子打在海灘上,像個鐮刀,又像個問號。問號旁邊還有個黑影,那是她的大黃。
   這么看著的時候,不知道她是真的看到了什么,還是覺得這世界太寂靜了,老人就輕輕喊了一聲。接著,大黃就看了她一眼,跟著叫了那么幾聲。緊接著,就有回音傳過來。隨后,海灘就又靜了下來,靜得能聽見自己耳朵里發出的嚶嚶聲。
   海灣里到底有什么呢?老人也說不上,她好像記不得了。以前,她是記得的,現在就記不得了。到底是老了,老了記性就差了,什么都忘了,什么都記不住了。好在,她沒忘記還有個海灣。她是在盼望什么人回來嗎?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。大黃抬起頭看她,好像聽懂了主人在說什么似的,“汪汪”地回應了兩聲,算是回答。老人摸摸它的頭說,回哇。就慢慢地向林子里走去。
   林子里有老人的屋。她這屋已經很破了,可老人不覺得破。反正,她在六十年前嫁到這兒時,這屋就這么破。好像,這六十年來,這屋還是那樣。是的,跟原來一模一樣,從來沒新過,也從來沒破過。
   林子里還有一條羊腸小道。當年,她的男人就是順著這條羊腸小道去了縣城的。她把這條小道叫做“雞腸子”。她才不管它再叫什么,她就知道它叫“雞腸子”。她知道“雞腸子”外面就是一條很寬的沙土路,男人去縣城時就走的這條沙土路。
   后來,男人回來了一趟。男人說舍不得她,那時候男人年輕,晚上一直把她摟到下半夜,男人才戀戀不舍地走了。這一走,就是五十年,整整半個世紀。男人再也沒有回來過。她還知道,男人走后第三天,縣城那邊就響起了槍炮聲。她那個時候,正好去了娘家。只不過,她旁邊沒有大黃,只是她一個人。她聽見了縣城那邊傳來的槍炮聲,一直響個不停。村長說,縣城里面搞暴動了。后來,她才知道,男人去縣城,原來是去搞暴動的。她那個時候心神不寧,開始埋怨男人,好好的莊稼活不干,搞啥子暴動啊。
   她那時候當然不知道男人心里是怎么想的。從縣城里發生暴動以后,她就經常站在海灘上,往縣城方向看。她希望在看的時候,男人突然出現在“雞腸子”小道上,突然出現在她面前??墒?,她沒有看到男人出現在她面前,沒有看到男人出現在“雞腸子”小道上。她有時候想,他咋就不回來了呢?她一遍遍這樣想,直到七七四十九天,就覺得肚子里動了一下。她撫摸了一下肚子,一下想起來,男人臨走時的那個晚上,附在她耳邊說的話。男人好像在說,他想要個兒子。那晚上,她嫌棄男人太野。她那晚上很奇怪地想,男人從來沒這么野過。
   到第四個月時,她的肚子開始鼓起來。她知道她懷上了。她晚上躺在炕上,睡不著,就看外面的月光。她心里想,他還不知道她懷上了,他要是知道她懷上了,該是恣情得合不攏嘴吧。
   第二年,她再去海邊時,懷里就抱了個娃崽了。身邊,還跟著一條小狗。不過,這條小狗不叫大黃,而是叫石頭。她喊它石頭,它就朝她“汪汪”叫兩聲。家里有個石頭,再有個兒子,就覺得有了生氣,有了奔頭。沙土路旁邊有塊地,她種了谷苗,還種了苞米。
   她和石頭往家走要路過好幾塊地。地都不大。小的只有炕大,大的也只有幾分。這里只能是這種樣子。
   春天,她領著孩子在海灘上挖蛤蜊。海里有突起的灘,灘上有好多的蛤蜊,怎么挖也挖不盡。今天她在一道灘上挖,挖出來半桶蛤蜊。明天她還在這道灘上挖,仍然會挖出不少蛤蜊。蛤蜊真怪,你永遠也挖不完。她記得,她在這灘上挖了一輩子,把頭發全挖白了,身上的精血也掏挖沒了,蛤蜊還不減少。
   那時候,她一邊挖蛤蜊,一邊對兒子念叨:“你爹快回來啦?!?br />   兒子會說話了,也能幫她撿蛤蜊了。有時候,她不說那句話時,兒子還問她,兒子說:“爹咋還不回來?”
   “快啦,快啦?!彼龑鹤诱f。
   到頭發全部白了時,她那個男人還沒回來。她的身邊,早已沒有了石頭,石頭在二十年前就老死了,她又換了一條狗,那條狗死了,才有了大黃。
   有一天,她忽然覺得心里悶得慌。不知為什么,她想大哭一場。于是,她坐在那兒哭了好長時間??薜醚劾餂]淚了,也把天哭訴黑了。最后,是兒子把她找回去的。
   有人來趕海了。趕海的人跟她打個招呼,徑直往海里走去。他們不去海灘上挖蛤蜊,而是去深海里摸海螺,摸鼻臍螺。紫色的海螺,個頂個的大,有的半斤,有的一斤。
   冬天是趕海的最好季節。這個時候,所有棲息在海底的貝類肥的讓人垂涎。它們經過一個秋天的養育和積蓄,個個沉甸甸的。
   第一場雪隨著西伯利亞的凜冽寒風飄落在海面上。北風漸漸刮起來了,而且愈刮愈大,林子里嗚嗚直響。北風刮起來時肆無忌憚,非要把整個天空刮得天昏地暗不可。
   海浪洶涌澎湃,海水變得黑藍。趕海人躲進她的屋子取暖,喝著老白干酒,喝著喝著,渾身的血液沸騰了。他們知道,只有這樣的天氣,才有可能退大潮。
   有時候,這樣的風能刮三天三夜。風停后,就會有人喊:“風落腳哩,風落腳哩!”
   趕海的人把酒瓶子一扔,沖了出去。
   風落腳了。她見過風落腳后的壯觀場面。那一年,也就是男人走后的第三年,一個異常寒冷的冬天。大風刮了三天三夜。第四天清早,她去海邊一看,正好看到那種潰兵一般的退潮場面,猶如風卷殘云,海水嗚咽著仿佛被攔腰斬斷般向后敗退。海水潰不成軍的狼狽樣子,她一輩子也忘不掉。
   偌大一個海灘顯露出來。一望無際,足有幾公里遠。趕海人潮水般涌進海灘,急不可待挖掘起來。整個裸露的灘上,黑壓壓的全是人。有釣蟶子的,有挖海腸子的,有撿海螺的,有撿毛蛤的,有挖蛤蜊的。
   有人用特制的大鋤,將裸露的海灘表層揭開,一個個密密麻麻的蟶子眼便顯露出來。幾個手法嫻熟的釣蟶人,只須將釣鉤往洞眼里一伸,然后快速提起,海蟶子便如囊中取物般提了出來。
   站在岸邊往里望,有人已經走到海灘的盡里頭了。他們在海水的邊緣能撿到紫色的大海螺,能挖到個頭很大的蛤,或者拳頭大小的毛蛤。
   老人記得非常清楚,正當人們聚精會神挖蛤時,突然有人炸了鍋喊:“快看,我們被包圍了?!?br />   一連荷槍實彈的大兵把他們全部圍在海里。一個當官的高聲喝道:“抓共黨,這里面有共黨!”
   趕海的人呆若木雞。有的人反應過來,大喊一聲:“快跑??!”
   結果,那些逃跑的人,全都挨了槍子。那些被打死的人,尸體泡在漲潮的海水里……
   他們一共抓走了二十多人。第二天,老人渾身發冷,上牙下牙打著顫。她知道這是病了。她是被嚇病的。她從一個匣子里面,翻出來個牛皮紙包兒,展開包兒,里頭是黑藥丸兒似的東西。她用指甲摳下黃豆顆粒大小的一點,放在舌頭上用水順著咽進肚里。
   她吃的那點黑顆顆兒是叫做洋煙的那種東西。那時候人們買不起藥,家家戶戶都要種點這東西,來治病。不管是頭疼腦熱不管是小災大病,都喝它。
   喝了藥,她覺得精神好了許多。她去了海灘,那里已經聚了死者的家人。他們在海灘上摳心挖肚地哭著,哭得天昏地暗。
   那次,兒子還小,沒被抓走??墒?,兒子大了后,自己有主見了,她說不聽兒子了。一次,兒子去鎮上了,一連好幾天沒有回來。這天晚上,兒子半夜回來了,對她說他要跟部隊走。她阻攔不住兒子,只好說:“你走吧,媽不攔擋你?!?br />   兒子走了,去前線了。跟丈夫一樣,兒子這一走,再也沒有回來。
   她又去了海灘,似乎在看那海灣的顏色。春天還好,海灣里的顏色挺正常的,可是到了夏天,海灣里的顏色就不正常了。
   那年,她覺得海灣里的顏色猩紅猩紅。因為有人從海灣里摸出來人的骨頭,嚇得大叫一聲。而海水立時就變了模樣,渾濁起來。
   她回憶著,回憶著那個毒日頭快要毒死人的夏天。那個夏天,一群人頭戴柳條帽手持木棒,在追趕兩個赤手空拳的人。他們把兩個人抓住后,就在海邊用木棒打,打得兩個人碎心裂膽地喊叫,喊著喊著,就沒了聲息。接著,一群人便把兩個人丟進了海里……
   她看到后,大叫一聲,昏厥過去。
   她不敢回憶那個夏天。
   很快,她老了。一晃,她真的老了。
   這年春天,海灘上來了兩個人,手里拿著一本即將出版的縣志。兩個人大汗淋漓,看見老人站在海邊,就上前問:“打聽一下,有沒有一個叫石頭的人?”老人一愣,唯恐自己的耳朵聽錯了。她顫顫巍巍問:“誰?你們問誰?”那兩個人大聲說:“石頭,一個叫石頭的人?!?br />   那兩個人告訴老人,那個叫石頭的人,是咱們縣起義的英雄。這次,縣里編縣志,要把石頭的事跡編進縣志里。這兩個人,就是來了解情況的。
   那兩個人說,石頭從縣城起義后,參加了好多戰役。他在一次戰役中,光榮犧牲了。
   老人張了張嘴,真想哇的一聲哭出聲來??墒?,她已經哭過了,早在二十年前就哭過了?,F在,再叫她哭,她似乎哭不出來了。老人點點頭,想說什么,但又緩慢地搖搖頭,說她不認識這個叫石頭的人。
   待兩個人走后,昏黃的月亮在當空中煎熬著,慘淡的光照在沉重的脊梁上。老人跪在那里,嗚嗚地干哭。她眼睛里沒有眼淚,只有幾粒眼屎。大黃蹲坐在老人身旁,將嘴指向月亮,發出幾聲沉悶的叫著。他們像兩匹絕望的狼,在那里哀傷的啼哭著。一只田鼠小心翼翼地探出頭來,奇怪地看著老人。它不會知道,這個老人為什么會這樣哭。
   這天,她挖了幾升黍子,正要外出,猛然聽見大黃在院里大聲地咬叫,很兇猛的樣子。大黃從沒像這樣咬叫,這是怎么了,她放下簸籮就緊跟出去。
   老人家來人了。她一看,還是那兩個人。
   他們仔仔細細打量著她。他們說,你就是石頭的婆娘。她平心靜氣地說,俺不知道誰是石頭,俺早就不是石頭的婆娘了。兩個人說,他們要在她這里住幾天,老人說,住吧,她有好長時間沒聽過人說話了,她很想聽聽人說話。老人說,住吧住吧,不嫌俺家臟,茶飯不好你們就住哇。
   兩個后生在老人家住下了。他們挨樣打量屋里的東西,看什么都是好奇的樣子。
   看了一會兒,他們又問她:“你真的不是石頭的婆娘?”
   她說:“不是就是不是,難不成還有真的假的?!逼渲幸粋€盯著她說:“聽說,你還有一個兒子,也參加了解放軍?”
   她呼吸驟然停止了。她只覺得,眼前有無數金星在閃爍,這些星星當中,有一顆就是兒子。她盼星星盼月亮,總算盼到了兒子的下落??墒?,他們只知道她有個兒子參加了解放軍,卻不知道他在哪支部隊里。
   睡覺前后生跟老人說,您老給我們講講石頭的故事,我們要挖掘一下石頭的材料。老人說,石頭的事,沒啥好講的。后生說,現在政府重視挖掘歷史,尤其是大革命時期的歷史。主要是當時參加革命的那些人,比如說石頭,是怎樣參加革命的?
   后生說:“您說吧,您說了,能換好多的錢?!?br />   老人說:“俺要錢也沒用,俺到哪去買東西?”
   睡了一夜起來,倆后生吃罷飯就騎著摩托走了。他們一走,老人就后悔了。她趕快進西房。查看查看,所有的東西都在,他們吃剩的那兩只野兔也沒拿走。老人這才放心了。她領著大黃到沙土路向東瞭望。站在這里,就能望見從“雞腸子”路來過的人。當年,她就是站在這里瞭望過。她在這里哭過,笑過。笑過,哭過。
   幾天后,老人把那倆后生瞭回來了。
   他們給老人帶來幾袋白面。幾袋白面垛在炕上,就像垛起一座山。這里的地不能種麥子,想吃白面就去鎮上換??墒钦l家能夠一下子有這么多的白面呢?誰家也沒有過這種事。過去的老財沒有過,現在的村長也沒有過。不僅是這些,他們還給老人帶來火柴蠟燭,醬油和醋,還有咸鹽和味精。
   兩個后生說,我們這次來有兩個任務,一個是來扶貧,一個是來了解情況。老人簡直不敢相信,那些平時嘮叨的話能換來這么多的好東西。即便是每天都吃,一年也吃不完。老人用門擠了擠手指頭,挺疼的。這就是說,這不是在做夢,這就是說,這件事是真的。
   老人拍著大黃的腦門說,你看你快看,你見過這么多的好東西嗎?大黃沖著老人汪汪叫了幾聲說,沒見過。老人真想跑出去,把所有的人都叫回來,讓他們看看炕上垛的是啥,讓他們看看泥甕上擺的是啥。
   見老人這么高興,后生更高興,告訴她說,這次扶貧,是精準扶貧,明年,政府還要給她撫恤金呢。她不知道什么是精準扶貧,她點點頭說,真準哪,一下就找到了。后生說,不精準還行?領導讓你明年就不要種什么莊稼了,已經找好了敬老院。還告訴她說,在敬老院,要吃的有吃的要穿的有穿的要啥有啥。老人揉了揉眼,說俺這不是做夢吧。那兩個后生說,不是做夢,是真的。倆后生說,您老明年就不用種地了。老人說,不種地做啥?后生說:“住敬老院啊?!崩先苏f:“敬老院是個啥?”倆后生笑了,說明年你就知道了。
   倆后生要去看看大海,見到大海后,他們沉默了,因為海灘上,歪歪扭扭寫著兩個字:石頭。
   他們指著上面的字問:“是你寫的?”
   她沒有否認。后生問老人:“你怎么寫石頭呢?”
   老人說,她就是隨便寫上去的。倆后生使眼色,同時響響亮亮地說:“那您還是認識石頭?!?br />   這一次,老人再沒有說她不認識石頭了。
   一個多月后,政府派人來到山里,接老人回城里,安排在最好的敬老院。
   綠草開始發黃了,她站在海灘上,往縣城的方向看。樹葉還沒落完,她還想守望到樹葉全部落光、說心里話,她真不愿離開這里……
  
  

共 5240 字 2 頁 首頁12
轉到
【編者按】一篇厚重的小文,讓人撼動。老人一生都站在海灘上瞭望,瞭望海里海灘上的一切,即使是春夏秋冬、饑寒交迫,甚至是戰火紛飛的歲月,她都沒離開過。這里的點點滴滴,她都牢記于心,一直堅守在這里,就是希望從這里走出去的那兩個男人——老公和兒子,有一天能從羊腸道上回來。然而,等到她頭發白,淚水哭干,佝僂身軀行動不便,也沒等到男人回來。兩個男人究竟去哪兒了呢?作者先抑后揚,情節逐漸推進,如抽絲剝繭般,層層解析出來,原來父子兩人,先后都當了解放軍,為解放事業做出了應有的貢獻,男人還是一個戰斗英雄人物。準備寫入縣志之中,面對榮譽,老人拒絕了,只想臨望那片海灘。最終,結局完美,孤獨的老人,被精準扶貧,安排進敬老院養老,依依不舍地離開了那片灑滿記憶的海灘。文章主題鮮明,頌揚了戰爭年代,烈士家屬那份對解放事業默默地支持,對男人愛的執著堅守,對孩子的期盼的高貴品質。作者文筆流暢,情感把控有度,弘揚正能量。欣賞佳作,推薦共賞?!緯院删庉嫞韩C戶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獵戶        2020-01-14 21:27:04
  第一次編輯以純情感為線索的文,若編輯不到位之處,還望老師見諒雅校。問好老師,期待更多佳作到來。
成績屬于過去,筆尖書寫未來!
共 1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 重庆幸运农场复式技巧